您现在的位置:广州热线 > 新闻 > 正文

《迷城+药方》黄大有最新作品个展开幕,呈现艺术家人生经历,以及中医世家的传承

时间:2019-12-01 23:12    来源:软广     浏览次数:162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临港当代美术馆于11月22日推出“2019诗意当代/迷城+药方—黄大有个展”,这次展览共展出一年多来艺术家黄大有创作的近一百幅作品。

▼迷城系列作品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批作品在延续艺术家个人风格的基础上呈现新的突破,迷城篇章是以艺术家本人的人生经历为背景,药方篇章是以他中医世家传承为脉络,相对真实地展示了艺术家的个人特质、和内心世界。

▼药方系列作品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艺术家黄大有以他朴实细腻的文笔为每一篇章的作品写了背景阐述,方便观众对作品有更贴切的情感体验和审美共鸣。

 

 

 

 

“迷城”和“药方”是黄大有作品集的两个主题,两者从东-西两端锚定了艺术家。他的生活,以及创作恰好动态地处于其间。“迷城”隐喻着那个十多年旅居西班牙、处于游牧状态的大有。它在图示上对应到旧约圣经中“犹太人”的流离失所。“药方”则深深地扎根在这个在中药世家出生的大有的血脉中,使他魂牵梦绕。它们在东-西向度上拉扯着艺术家,同时又有机地融入他的艺术实践之中。

大有非常忌讳人们用通俗的跨文化、东-西结合的范式套他和他的创作。对东西方的区分、对于跨越(trans-)的强调其实都是在差异(difference)中规定文化,它预设了文化的本质主义,仿佛东方和西方有某种各自本质性的实存(substance)。这一视角在对于殖民主义的批判中早已过时,并臭名昭著。相反,在全球化的推进中,一种过程性、流动性、非本质主义和拓扑学式的文化观,受到人们推崇。在文化的不断交流、复制、重新演绎、窜改中,新的火花不断被激发。杂交(hybrid)成为了今天全球化下多元主义的唯一特性,以至于任何的文化现象都带有跨文化的属性。 

自然选择  148x119cm  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2019年

 

 

遗迹 450x160cm 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2019年

因此我更希望用地志学、拓扑学、博物学和分类学去诠释大有的艺术创作,而非简单的跨文化叙述。迷城(Lost city),即“失落之城”,它仿佛是某种神秘的本质性文化的体现,艺术家在文献处所提及的失落的古城,如约旦佩特拉古城、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德林库尤,以及印度摩亨佐·达罗都确实存在过,它们仿佛构成了“迷城”系列长卷作品的地志学背景,从中亚开始一直延伸,向东也向西,在联想的空白处勾连着无数失落的古城,或是庞贝、又或是楼兰……,文化正是处于这些星罗密布的古城之中,在流动中逐渐变异和区分,东方和西方之间并没有什么清晰的边界,只存在着拓扑学式的相互关联。

福柯曾经在《事物的秩序》的开篇就描述了中国动物学分类给他带来的文化性震颤。文化的基底正是词和物的对应关系,是“所指”和“能指”的习惯性链条。福柯所感受到的那被震颤的认知底层(episteme),正是起源于西方的博物学和分类学。 

 

 

通天塔 1  119x95cm 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2019年

 

 

天启之万籁寂静 327x159cm  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2019年

大有在“药方”系列的作品中,从医学入手,让我们看到了一种迥异于现代世界观传统中国的“事物的秩序”(认知底层)。和现代医学的抽象性不同,在中医中我们无法在化学公式中找到药物的特性,或对病毒展开微观层面的观察。中医是在另一套阴阳五行的话语中制定了天、地、人和世间万物流动和交换的秩序。

大有自小在中医世家的熏陶中成长,作为长子长孙的他被要求承担家族事业延续的使命,虽然他后来弃医从艺,但这一套世界观和分类学已经牢牢的印刻在意识的深处,从而不断地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挑战一切从现代社会习得的常识,按照福柯是说法这就是一种异托邦(heterotopia)——意识的异质空间。他通过艺术实践使得这一被遮蔽的世界再次以直观的方式浮出水面,但是他的作品却绝非单向,而是存在着双向的模拟两可:一方面是对中医药方的模仿,同时在另一方面又参照了西方博物学的插画。我们就仿佛置身于一个17世纪的珍奇屋(Wunderkammer)之中,但又在每件藏品下看到中文药方的标签,以及相关的药理和治疗功用。这无疑映射了当下我们和世界的关系—— 一种在文化杂交下词与物的永无止境的震颤。

 

 

迷城+药方 320x139cm 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2019年

 

 

丹丸膏散之虎骨四觔丸 230x120cm 牛皮纸/碳笔/彩墨 2019年

 

 

丹丸膏散之安宫牛黄丸 230x120cm  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 2019年

最后在本次作品集的设计上,我们利用西式和中式阅读习惯的不同,从两个端点出发,即“迷城”和“药方”,它们共同汇聚到中间的“丛林启示录”中。有趣的是,这批小型水彩系列也体现了艺术家对于东、西两方面绘画风格和图示的融合:一方面中国山水的图式历历在目,在另一方面我们不难察觉到西方铜板风景画的影响。丛林仿佛就是世界地图中的“中亚”,形成了东西方文化的过渡和交流,同时又有机地连接了城市和山林,山林和其中的博物。

 

 

药酒系列 贰 桃仁朱砂酒 109x79cm 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2019年

 

 

药酒系列 拾贰 甘草升麻酒 109x79cm  牛皮纸/碳笔/彩墨  2019年

“丛林”构成了一种生态,它所带来的启示是:它没有中心,因为无处不是中心,也没有东西之间的分界,而是在拓扑化,万物在此生生不息。

 

 

契约(2) 直径42cm 纸本 2018年 大有

 

 

精灵系列6(我和我) 直径42cm 纸本 2018年 大有

展览名称 | 诗意当代《迷城+药方》黄大有个展

策 展 人 | 姜俊

学术主持 | 弘十四

开幕时间 | 2019年11月22日 15:00

展览时间 | 2019年11月22日—2020年1月20日

展览地点 | 临港当代美术馆(上海市浦东新区水芸路418号 2楼)

展览简介 | 展览共分:迷城、时间背后、通天塔、迁徙、自然选择、烟纸反面、丹丸膏散、药酒系列、丛林启示录共九个部分的作品,是一个集综合绘画、多媒体影像、装置、独立项目为一体的展览,内容包括诗歌、绘画、考古、中医、生物、制酒、烟草、古董等等,是一个艺术家现实版的奇思怪想。这次展览共展出一年多来艺术家黄大有创作的近一百幅作品。这批作品在延续艺术家个人风格的基础上呈现新的突破,迷城篇章是以艺术家本人的人生经历为背景,药方篇章是以他中医世家传承为脉络,相对真实地展示了艺术家的个人特质、和内心世界。艺术家黄大有以他朴实细腻的文笔为每一篇章的作品写了背景阐述,方便观众对作品有更贴切的情感体验和审美共鸣。

 

分享到: 更多
责任编辑:管理员
点击排行